妻子患漸凍癥,我們生命經歷大反轉……

作者:安琪     來源:作者原創 時間:2019-08-06 09:44:00

 

640-87.jpeg
 
        “
        我不知道妻子哪一天結束地上的生命,但我知道只要她活著一天,我就要盡力守護在她身邊一天。
        ”
 
        采訪整理 | 安琪
 

 
 
        “漸凍癥”這個詞,以前我只在電視或者網絡上看到過,卻未想它有一天會臨到妻子身上。
 
        當妻子得知自己竟然患上與大物理學霍金一樣的疾病時,她開玩笑地說:“我終于與大物理學家有相似之處了。”以務農為生的妻子,根本不知道這種病的嚴重性,只是從醫生的只語片言中得知這病極為罕見且難以治愈。
 
        清貧卻喜樂
 
 
        妻子患病近4年了。生活中,疾病的苦楚如影隨形,妻子卻從未回避,總是直面困難,她以感恩的心態,直面困境中的點點滴滴。
 
        3年多來,作為丈夫的我,幾乎日夜守護在她的身邊照顧她,從中學會了順服、忍耐的功課,也經歷了與神同在的喜樂與甘甜。我曾經苦苦禱告,神雖然沒有挪去妻子的疾病,卻重塑了我內在的生命,在艱難的處境下,有時縱有軟弱卻可以靠主有盼望,并喜樂地生活。
 
        我出生在黃海之濱的偏僻農村,妻子娘家與我家相距不遠,都是為數不多的全家信主的家庭。因著相同的信仰,在一位姐妹的牽線下,我們相識、相愛并進入婚姻。
 
        婚后我們以種地為生。家鄉地處丘陵地帶,土地相對貧瘠,以前田地里只適合輪流種植花生、紅薯、小麥。一年四季在幾畝薄田上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過著春耕夏種秋收冬藏的農家生活。白天勞作,晚間在我家聚會。日子雖然清貧,但我們全心靠主,生活簡單、快樂而滿足。
 
        妻子會裁縫,四季衣服,妻子都會做,村上一些縫縫補補的事,妻子都義務幫忙,人緣很好。妻子個子不高,但聰明聆俐,一首詩歌,聽幾遍錄音就會唱了。于是在教會里,她負責教唱詩歌,我負責講道。
 
        婚后一年,孩子出生,開支增大,于是我們多承包了幾畝土地來增加收入。我是農村傳道,周圍幾十公里的聚會點禮拜天我都要去牧養,弟兄姐妹婚喪嫁娶,我都要去辦理幫忙,以便借此機會傳福音。一年有兩次培訓班,我也要參與服事。家里的農活幾乎全落在妻子的肩頭上,她任勞任怨,默默承受,農村田地里的活,自她嫁給我后都學會了,甚至男人干的活,如用牛或者用拖拉機耕地、揚場、垛麥垛等重活累活,她也學會了。
 
        近30年來,妻子以實際行動支持我事奉主。
 
        豐盛的“苦難”
 
 
        3年前,妻子發現手拿東西經常落下來,開始以為是由于感冒沒有力氣而沒在意,一段時間沒見好轉,就到醫院檢查,醫院診斷后以腦血管病來治療,服藥后仍沒起色。
 
        于是轉到省會醫院,經多家醫院多名醫生會診,確診妻子患上了漸凍癥。通過醫生介紹及我在網上查詢得知,此病罕見,病因復雜、不明,且難以治愈,最后人身體各個器官無法受神經支配,肌肉萎縮導致生命終結。
 
        值得感恩的是,自從我得知妻子患上頑疾的那一刻起,我心里就非常鎮靜,沒有一絲慌亂與緊張,也沒有悲傷。我內心深深地知道這是上帝給我的功課,讓我好好地陪伴妻子度過一生,上帝給我在世上的任務,我怎能不接受呢?
 
        我擔心妻子無法接受現實,也略微為她在上帝面前鳴不平:“她為我的家辛苦勞作近30年,幾乎透支支持我的服侍,為何單單是她罹患頑疾?”妻子卻異常鎮靜地說:“孩子他爸,上帝讓我比你先回天家,我在世的這幾年,要辛苦你了,這是上帝的旨意,我們無法改變。嫁給你這三十多年,我知足了,我會珍惜與你同在的最后幾年。”并隨后說出了文章開頭的玩笑話。
 
        我聞之淚如雨下,妻子嫁給我這個農村傳道人,為支持我傳道,為家勤苦操勞,在不信的人看來,受了一輩子苦,沒享一天福。大病來臨,她竟然有著從上帝而來的平靜滿足。
 
        以前我看《暗室之后》,為蔡蘇娟姐妹經歷巨大苦難仍然喜樂地服侍主而震撼,如今與我日夜相伴的妻子,在主里也有如此豐盛的生命。我為我的擔心而羞愧,也為妻子豐盛的屬靈生命而感恩。
 
        我家有聚會點,她仍如往常一樣,滿臉笑容地接待前來聚會的每一位弟兄姐妹,與他們交通勉勵,安慰那些身處困境中的肢體,帶給他們生活的勇氣,雖然她不能行走。
 
        補一補虧欠
 
 
        我也曾一度擔心,那些來我家聚會的弟兄姐妹,特別是一些信心軟弱的或者是因為有病來信主求醫治的信徒,會因我妻子罹患頑疾而退縮,但感謝主,沒有一位因妻子的病而跌倒。反而在妻子患病期間增加了一位蒙恩者。我的擔憂純屬小信。
 
        妻子長時間不活動,為了防止肌肉萎縮,我每天要用中藥給她泡腳、按摩,以舒展其筋骨,疏通其脈絡。妻子總是說:“辛苦你了”。我們全家從未外出游玩過,為了讓妻子散散心,我們一家三口到了縣城北邊的一個水庫風景區,妻子坐在水邊的石頭上,腳放在水里,像孩童一樣開心地笑了。我們在那里留下了一張為數不多的全家照片。
 
        妻子生病,兒子突然懂事了。兒子從小信主,談了一個女朋友,也是信主的,女朋友的父母知道我妻子生此“怪”病,不但沒有讓女兒中止與我兒子的關系,反而讓年輕人早一點結婚。如今孫子都2歲了,看著胖乎乎的孫子,雖然妻子抱不動,仍然笑得合不攏嘴。
 
        妻子確診那天醫生就告知,此病一般可以活3至5年,幾天后妻子就告訴我,在禱告中,上帝感動她,可以見到后代的孩子,那時兒子的婚姻八字還沒一撇。
 
        病情逐步發展,妻子說話越來越不清,最后只有我能聽清。我哪里也不去,只在家里專一照顧她,補補一生對她的虧欠。吃過午飯,太陽暖和的時候,我便推著她到院子里曬太陽,順便給她按摩,沐浴著溫暖的陽光,妻子常常舒服地睡著了。看著妻子恬靜的睡臉,就想起了她為這個家所付出的操勞,雖然她的皮膚已經不再光滑潤澤,并略顯蒼老,但這是我年幼所娶的妻子,無論她病到什么境地,都要好好照顧她,絕不可虧負,更不可使用詭詐待她(參《瑪拉基書》2:15)。
 
        愛中不離棄
 
 
        最近,妻子吞咽功能出現障礙,一小碗稀飯,要喝半個小時,要一口一口地喂她。夜里,每天晚上要扶她起來小便二次,還要喝水一次,并要給她翻身清潔一次。妻子感覺到天天麻煩我,不好意思并有些內疚,開玩笑地說:“做我的丈夫真不容易。天天那么麻煩。”
 
        其實無論我在給她喂飯、端水,還是在清理大小便,我從來沒有不耐煩的感覺,我覺得我就是在服事我的神,是在做一件神圣的工作。按著人的舊人心性,是無法堅持的。我知道是圣靈在幫助我、引導我、陶造我。
 
        3年來,為了一心照顧好妻子,我將田地轉給別人耕種,有人建議將妻子放在養老院請別人照看,我可以騰出時間外出做工,多掙點錢補貼家用。他們的出發點是好的,然而按醫學常規來看,妻子在世的時間不會太長,我不忍心也不會讓妻子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去生活。陪伴妻子度完在世的時光比什么都重要,妻子陪我走一段路,我要陪伴她走一生。兒子也支持我的決定。
 
        俗語說,“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。”那是世俗的可恥行為,對妻子來說丈夫照顧她,就是對她最大的愛。愛不是花前月下的浪漫,不是海枯石爛的誓言,而是在上帝面前立下的么盟約和責任:“無論你有病無病,貧窮富足,我都要對你不棄不離。”
 
        我不知道妻子哪一天結束地上的生命,但我知道只要她活著一天,我就要盡力守護在她身邊一天。神給了我夠用的恩典,也求神繼續給我夠用的力量!
 

  TAG:妻子  漸凍癥  生命  反轉……

贊助商鏈接

下一篇:艱辛育兒路,更是父母成長路  上一篇:孩子上學的蒙恩見證 打印文章   錄入:嘟嘟接力   責任編輯:嘟嘟接力
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
  • 本作者更多文章
  • 贊助商鏈接
  • 熱門文章
footer logo
Copyright © 曠野呼聲 2004-2019 關于我們 | 在線留言 | 友情鏈接 | 網站導航 | 曠野呼聲手機版 |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
版權聲明:凡來源處注明為“本站原創、曠野呼聲作者、原創投稿曠野呼聲”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(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),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。
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,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。
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,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
电子游戏业三巨头